japanese48mature成熟japanesematter40

赶到典藏咖啡屋,李晓典已经在店门口等着了。 看见凌枫从驾驶位置下来,李晓典担心地问:“哥,你怎么自己开车?你的伤能行吗?” 凌枫笑着说:“我的伤在背上,开车又不用背部用力,有什么问题?虹虹的驾驶证刚下来,驾驶技术也一般,还需要继续加强。” 倪虹也跳下了车,微笑着说:“晓典,你心疼你哥,不要含沙射影地责怪我,臭丫头,我怎么感觉你有情绪?” 李晓典一改温婉的形象,撇了撇嘴说:“嫂子,你听明白了啊?我就是有情绪,你们回去办酒席,不带上我,我能高兴吗?小娟都回来了,就差我一个。 “就算车坐不下,我都能借到,我才不信,我哥连一辆车都借不到呢,他现在是市委书记秘书,说不定有多少人想巴结他呢。哼!” 凌枫苦笑着说:“晓典,这又不是结婚,你挑什么礼啊?你也不是不知道,我这两天事儿太多,都赶到一起了,哪里会想的那么周全?” 李晓典嘟着嘴说:“我不管,反正你们俩就是心里没有我这个妹妹,要不,你们就给我补上。我请客,今晚在我这里聚聚。” 凌枫和倪虹互相看了看,没等说话,凌枫包里的手机响了。 他拿出手机看了看,是林放打过来的,只好先接了电话。 林放告诉他,他那边的事情忙的差不多了,晚上争取赶过来,给凌枫压惊,地点都定好了,还是在云天大酒店,上次的那个房间。 让凌枫给费同、汪霏霏打电话,至于还找什么人,也由凌枫自己决定。 刚挂断林放的电话,栾伟明又给他打过来,也说晚上聚聚,还说,给他介绍两位朋友。 凌枫把林放刚才打电话的情况说了一下,笑着问:“栾哥,搞得这么神秘,到底是哪里的朋友啊?要不就在一起吧?” 栾伟明沉吟了一下,说:“罗涵,你应该知道吧?还有我们政委,当然还有方大。” 凌枫稍稍楞了一下,罗涵想和他见一面,他知道,让他略感意外的是,公安局政委任福成。 不过,他很快就反应过来。 他已经不是原来那个不怎么和人打交道的阚怀仁的小秘书了,也不是档案局的小科员,办公室付主任了。 他当上市委书记的秘书,就意味着他已经有资格和古榆市的乡镇领导,以及委办局的领导平等交往了。 如果,他站稳了脚跟,有些人甚至需要巴结他的。 公安局虽然是大局,政委的级别也是正局级,可是,在市委书记的秘书面前,未必就敢端什么身份。 而且,他隐隐觉得,方荣武和栾伟明他们这些人,似乎和这位任政委的关系更近一些。 另外,侯智要调到临江开发区,公安局负责党建和人事的政委的作用也很关键。 同时,随着自己地位的变化,适当扩大一下人脉资源,无论对工作还是个人发展,都是有利的。 从这几个方面考虑,和这位任政委多交流,不是什么坏事。 一瞬间想明白了这些,凌枫笑着说:“栾哥,我不大了解各方面的关系,你觉得请你们任政委和罗科长一起参加林哥搞的聚会,有没有啥问题? “林哥要找的人基本上就上次的那几个,你心里应该也有数。” 栾伟明笑着说:“当然没问题。任政委、罗科长和林哥也都是老朋友了,费同和政府办的徐主任大家也都很熟,只有汪秘书,过去她很少出席。 “不是没人请她,是担心她不给面子,哈哈!只有你老弟才能请得动她。至于别人,我相信,只要是你和林哥的朋友,大家都应该会很融洽。” 凌枫笑着说:“那就一起,还是前天那个房间,估计林哥可能会晚一些。我把我们吕局也请上。” 挂断电话,李晓典叹了口气说:“又泡汤了,哥,你当了市委书记秘书,以后估计请你吃饭的人得特别多吧?周末有时间你还得陪嫂子,和你吃顿饭越来越费劲了。” 李晓典当着倪虹的面,丝毫不掩饰和凌枫的亲近,让凌枫既感到欣慰,又有些无奈。 欣慰的是,李晓典既然能这么自然地表露,说明她心里对以往两个人之间曾经有过的那么一丝暧昧,已经没有什么芥蒂。 无奈的是,就在刚才,也是当着倪虹的面,黄芝兰也有差不多的表述,只不过芝兰的话更含蓄一些。 他担心倪虹会心里不舒服,偷偷瞥了倪虹一眼。 三个人一边往楼上走,倪虹一边撇了撇嘴说:“臭丫头,当着我的面,你就敢这么胡说,当我不存在么?” 李晓典嘻嘻笑着,搂住了倪虹的胳膊,说:“你以为呢?要说认识的早,我和哥可比你早多了,早在十七、八年前,我们之间就亲亲蜜蜜的了,只不过我下手晚了。” 倪虹掐了晓典的腰一下说:“死妮子,你疯了?你咋不说穿开裆裤你们就认识了?” 李晓典也不甘示弱说:“那是小娟,他俩前后院,应该是穿开裆裤就认识了,不过,小娟比哥小两岁,应该没看见哥穿开裆裤,咯咯咯!” 凌枫走在后面,苦笑着说:“你们俩能不能文明点?再说下去,都快成女流氓了?” 三个人说说笑笑,又来到了原来的那间包房。 还不到五点,李晓典让服务员给两人上了茶。 倪虹笑着说:“你这傻丫头,都是你哥的朋友,晚上就一起参加呗,把自己弄得可怜兮兮的,像个小怨妇!” 李晓典看着凌枫问:“可以吗,哥?我听得出来,你的朋友圈子现在差不多都是局里和市里的领导了,我一个开饭店的小女子,还能往前凑吗?” 凌枫笑了笑说:“不管什么级别,都是我的朋友,能看得起我凌枫的,就不能看不起我妹妹,虹虹的话你都不信了? “再说,以你目前的实力,在古榆市也没多少人可以比得上,不用总觉得自己是做小生意的,要有自信,你的圈子以后的层次会更高。 “如果你真的在春城开一家档次较高的美容院,以后,那些领导干部的女儿、儿媳,大商人的小姐、夫人都会成为你的朋友的。 “说不定日后,古榆市的这些局长、市长还巴不得认识你呢?” 李晓典愣了愣,微微摇头说:“哥,我只想着做点小生意,让我和老妈的日子过得好一些,可没敢想当什么大老板,和那些人来往。” 凌枫笑了笑,没多说什么,拿出手机,开始打电话约人。 晚上的这顿饭,吃的很热闹。 凌枫白天在临江镇彻底把刘维佳骂了个狗血喷头,还让刘维佳在市委常委会上检讨的事情,已经传开了。 参加聚会的,基本上都是凌枫的朋友,大家当然都是站在他这一边的,大家也都感到欢欣鼓舞。 同时,凌枫也知道了,公安局的局长祁镇,是刘维佳的死党,而政委任福成,则是后提起来的,属于王自为的人。 这样一来,从大的方面来说,大家都属于一个阵营。 林放回来的稍微晚了点,他把派出所长宁宇也带来了。 和栾伟明一起来的,不仅有罗涵,还有罗涵的妻子邹瑾。 吕大河是和徐静一起来的,方荣武和栾伟明他们几个一道,侯智、费同和汪霏霏先到晓典那里和凌枫集合之后,一起过来。 也是这个晚上,凌枫才从费同那里知道,邹瑾的堂伯,竟然是从古榆市出去的,松江省委副书记兼常务副省长邹汉光。 这件事并不是什么秘密,只不过,邹瑾一家并没有沾邹副书记什么光,所以,大家都把这层关系忽略了。 邹瑾是一个比较直爽的人,她偷偷告诉凌枫,今天她公公给她堂伯打了电话,狠狠给刘维佳告了一状。 这个消息,终于给凌枫揭开了刘维佳后来的态度急转直下的谜底。 晚宴结束之后,才九点多,倪虹给她妈妈打了电话,说大家还要聚一会儿,太晚了,就不回去住了,和一个朋友住在一起。 这次,倪虹妈也没再多问。 晚上,倪虹和凌枫回到了凌枫的住处,终于有了一个独处的二人世界。 实际上,凌枫原打算让倪虹下午就跟着市里领导的车一起返回春城,可是,他一想到倪虹刚和他有了肌肤之亲,偶尔会流露出对他的痴缠,就于心不忍。 把她留下,就是想和自己的爱人有一个专属于他们的夜晚。 这一夜,凌枫让自己的爱人更深切地体会到了作为女人,被自己的男人宠爱的美妙。 不过,也让倪虹的身体有些吃不消,以至于,第二天早上,凌枫把早餐买回来,倪虹还睡得很香甜。 凌枫坐在床边,痴痴地看着心爱的女人在熟梦中甜美的样子,心情无比的宁静。 一直到过了七点,倪虹才缓缓地睁开双眼,伸了个懒腰,把赤裸的双臂展露在凌枫的眼前。 凌枫俯下身,把倪虹的双臂收回到被子里,轻轻地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,笑着说:“还可以睡一会儿,早餐弄好了,小娟给我发短信了,她七点出发,先去找晓典,估计到我们这里也得八点多了。”

声明: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,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—www.txwjd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