将她奶尖含入口中把校花的长腿扛到肩上网

杨天睁大眼睛看了半天。自己从小就玩过木枪,橡皮枪,火铳。可真枪,别说玩,就连看都没看到过。 他回过神来,不屑地说道:“切,你从哪里弄来的玩具枪。” 话音刚落。 “呯!” 蓝月快速打开保险拉动枪栓朝天开了一枪。 杨天被这突然的枪响惊得赶紧捂住耳朵,向车门方向闪躲,大叫,“喂,真枪啊?” “下去,打赢了,我给你一千万。”蓝月再次把手枪递到他的面前。 “打就打,不就是三分钟吗?”杨天一边很是不服的说道,一般解开保险带打开车门,“枪,你先帮我保管,打赢回来,枪是我的。” 杨天走到开阔的马路中间,扭动了一下肩膀和颈部,摆开李小龙的高马步,右手在前左手在后,学着李小龙的模样对着刚才差点撞到的那个保镖伸,出右手食指勾了勾指头,“你,过来。” 一副天下无敌的模样,差点没让坐在兰博基尼车上的蓝雄飞大笑了出来。 蓝雄飞强忍着笑容,向那个保镖甩了个眼神。 保镖看到甩过来的眼神,双脚用力一跳,身体瞬间跃出,来到杨天对面不到一米的距离。 “啊哒!”杨天趁他落地未稳之际,迅速向前一个垫步,踢出一个侧踹腿。 “啪!”侧踹腿重重踢在保镖的腹肌上。让这个保镖后退三步,露出一丝惊讶的表情。 所有人全部摘掉了墨镜,注视着这个十六岁的少年。 没有人不知道,这些保镖都是从某机密部队退伍之后,经过严格挑选而来。他们的徒手战斗力,别说是一个少年,就算是对付二三十个持刀流氓也不在话下。 而眼前这个少年,竟然能一腿击中这个保镖,并且还让他后退三步。不可思议的一幕让他们不由得摘下眼镜,高看起来。 坐在兰博基尼车上的蓝雄飞立刻甩掉嘴里的大中华,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露出一丝欣赏的眸光,嘴角飘过一丝诡异的邪笑。 与杨天对势的保镖甩了下双手,握紧拳头,扭动了下脖子,眼睛注视着对方。 刚才的大意让他丢了脸面,这场子要是找不回来,以后还怎么混? 杨天诡笑了一下,朝着他伸出右手食指,摆动了几下。 只见这个保镖趁机前手假动作一晃,紧接着一个垫步侧踹腿飞快地朝杨天踹来。 “呯!” 侧踹腿重重踹在杨天横摆在胸前的双掌之上。使得杨天连连后退五步才稳住身体。 一招得手的保镖哪里会给他喘息的机会,一个飞膝在杨天还在后退的时候就腾空而起,朝他撞去。 杨天再次将双掌格挡在自己胸前。 飞膝撞击在他的双掌,再次让他后退五步。 但在退后当中,脚步诡异的交叉旋转,将力度化掉,同时避过了保镖接连而来的连环腿。 杨天见势不妙,赶紧朝后面的猛士,以每秒十米的速度跑去。 保镖哪里肯放过,一个腾空高高跃起,甩出一记飞腿,朝他踢去。 就当他的脚掌快要落到杨天头部的时候,杨天脑袋后面像长了眼睛似的,身体突然倒地,一个就第十八滚,迅速翻滚到猛士吉普车的车底。紧接着,身体从地面弹起,四肢紧紧地扣在猛士车的底部。 这一幕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张大了嘴巴。车上的五个身穿军装的大汉更是快速跳下车,闪身跳到一边。 “出来,臭小子,给老子滚出来。”保镖大声喝道。 “不出来,傻瓜才出来呢,你打人那么痛,要不你给我打几下试试。”杨天在车底下大声叫道。 旁边的一个军人强忍着笑容,看了下手表,大声说道:“一分钟。” 保镖似乎有着着急,跺了跺脚,骂了声娘,左右瞄了一眼,接着纵身跳到车尾,双手抓住车身。 杨天见状,赶紧大声叫道:“喂喂,这车很贵的。” “啊!...”保镖大吼一声。 “呯!” 伴随着一声巨响,整个猛士吉普车竟然被他掀翻在地,打了个滚。 杨天哪敢大意,身体急速翻滚开,从马路地面爬起,左手不知何时已经摸出一副扑克,右手一张扑克紧紧握在手中。 “嗖!” 这张扑克在空中画出一道优美而又诡异的弧线,闪电般朝保镖飞去,飞出的速度跟手枪子弹的速度差不了多少。 正飞快跑来的保镖赶紧侧身闪躲,却还是慢了半拍,被扑克划破左臂的衣服,一道鲜血顿时从划破衣服的口子上流了出来。 他看了一眼自己的左臂,回过头来,两眼发红的望着杨天,正欲扑上去,却见三张扑克再次诡异的朝自己飞来。他哪里敢再大意,赶紧移动步法闪躲。 “嗖!嗖!嗖!” 三张扑克擦着过他的身边,让他冰冷的脸上略显一丝紧张。 五米开外的杨天见一招得手,再次诡笑了一下,看准时机,不停的朝保镖甩出扑克。每次不多,只有三张,每次飞出的轨迹都变化莫测。有时上中下,有时左中右,有时连续攻击一个部位。 诡异的弧线和闪电般的速度让这个保镖甚是头痛,虽然这些扑克没有再打到保镖的身上,却严重拖延了时间。 “两分钟!”坐在车上的蓝月大声说道,脸色显得有些激动起来,“加油,还有一分钟,一千万就到手了。” 杨天听到此话,不由的大喜,“你说的啊,你们要给我作证,一分钟,一千万,拼啦。” 他一边说话,身体迈动着诡异的步伐,忽左忽右。每次看到保镖快要接近自己五米的时候便飞出三张扑克。 保镖从来没有遇到过如此精准的扑克飞镖。 扑克闪电般的速度,而且飞行轨迹难以判断,他只能无奈的闪躲,而每次闪躲都在消耗时间和体力。 先前读秒的那个军人看到空中飞舞的扑克飞镖,脸色显得激动起来,一双通红的眼睛将目光投向坐在车上的蓝雄飞。 而坐在车上的蓝翔似乎还要激动,一双通红的眼睛里面闪动着泪光,强忍着没有流落下来。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杨天手上的扑克也越来越少。 很快,他手上只剩下最后两张大小鬼王。 就当他快要飞出扑克之时。 坐在车上的蓝雄飞大喝一声:“停手。” 他摸出一条白色手绢,擦了擦眼睛,仰天长叹了一声:“风太大了。” 说完,一脸沧桑的滑下兰博基尼,迈着蹒跚的脚步朝劳斯莱斯走去。身边的保镖赶紧靠近,将他扶稳。 “爹地!”蓝月看到父亲蹒跚的脚步,不禁大声叫了出来。一双眼睛充满了疑惑。 她不知道为何在时间还差两秒的时候,父亲会叫停,更不明白一直巍峨的父亲为何突然间变得如此沧桑,甚至还留下了泪水。 蓝雄飞似乎没有听到一般,在保镖的搀扶下,独自一人坐到副驾座位上,两行泪水不停的从他眼中冲了出来... 杨天在手上的大小鬼王上面亲了一下,收好,快速朝蓝月跑来。 “给钱。”

声明: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,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—www.txwjd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