满足了儿子的要求当兵男友一上午要了7次

吴风必杀一拳就要打到孟长生的面门,直到此时,孟长生仍然一动不动,看上去犹如吓呆了一般。 台下不少女学员闭上了眼睛,不忍心看到孟长生血溅当场。 千钧一发之际,孟长生动了! 身子猛然缩起,如一张大弓,避过了头上一拳,身上升腾而起一股血与骨的气息,犹如百战沙场的无敌战士。 “嘣” 孟长生体内突然传出声音,这是体内大筋拉到了极致,犹如弓满发力而致!整个人突然以无与伦比的速度狠狠撞向了吴风! 抱山撞! 抱着一座山撞人,谁承受得起? 至少,吴风是承受不起的。 “不好!” 吴风根本没料到孟长生不仅能够躲过,还能反击!待得反应过来,孟长生已经快要撞上他了! 吴风毕竟是家世渊博,一身战斗经验极为丰富,危机时刻,双臂一折,挡在身前。 “嘭” 只觉得被一头巨兽撞中,吴凤的手臂几乎要断裂,不由自主向后退去,直退了数米才勉强站稳了身形。 怎么可能?!吴风心里骇然,这才多久?七天,才七天而已,这个孟长生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进步?他是吃了神丹,还是被人灌注了功力? 这一下,不止是吴风,周围观战的学员们也变了脸色。 “这,这……” 李月萌揉了揉眼睛,她比吴风要弱上不少,这岂不是说明,她跟孟长生对上了,绝对是被横扫的下场? 杨清薇本来闭上了双眼,听到惊呼,忍不住睁开了眼睛,待看清场中情形,小嘴微张,呆呆傻傻,再没有了平日高冷的模样。 孟长生可不管在场众人怎么想,手脚不停,猛地踏出,气势再度膨胀,筋骨皮膜,全部撑开,如天神下凡,来惩戒罪人。 “这种气势!” 杨虎震惊,不由自主赞叹出声。 在孟长生踏步的时候,杨清薇和李月萌更是脸现惊讶,“怎么会厉害到这种地步!” 被孟长生的霸道气势震慑,吴风提胸收腹,腿脚发力,不停后撤,竟然不战而逃。 “逃得掉么!” 孟长生冷笑,自动起手来,他犹如变了个人,面容虽还是那副俊俏的模样,却有了种难言的霸气,让人再难将其和以往的受气包联系在一起。 丹田内的天地元气猛地流向双脚,“轰”的一声,速度猛地快了数倍,刹那就接近了吴风,双手握拳一抡,照着吴风额头狠狠砸了下去,拳势如千军万马,挟着万钧之力,势要砸碎山河! 吴风眼神恐惧,仓促间只能举起双臂护在头顶。 “够了!住手!” 就在这时,台下一名中阶学员猛地大吼,更是飞身上台,冲了过来。 他叫吴双能,乃是吴家子弟,吴风的堂哥,此刻见吴风不敌,就想上前阻止争斗。 孟长生眼中闪过寒光,拳势未停,狠狠砸了下去。 砸山捶! 吴风被一股无法抵挡的大力砸中,惨叫一声,重重的砸到地上,他的额头,脸面皮开肉绽,大量的鲜血流出,一下子流得到处都是,整个人更是浑身抽搐,直翻白眼。 “我叫你停下!你是聋了?” 吴双能赶到近前,看着如死狗一样趴在地上的吴风,厉声责问。 “哼!” 孟长生冷哼一声,毫不理会,转身就要离去。 “找死!” 吴双能勃然大怒,一拳打向孟长生的后背。 孟长生不闪不避,转身对轰过去。 “嘭” 孟长生一动不动,吴双能却是连退数步。 一招之间,吴双能身为中阶弟子,竟然不敌孟长生! 学府学员共分高中低三个阶层,要想升为中阶,必需得达到武道第三境! “怎么可能!”吴双能脸色巨变,心中的震惊甚至压过了手臂的疼痛,他原以为吴风被打倒,是因为太过大意,直到亲自出手,才直正感受到孟长生可怕的力量。 这却是因为孟长生修行道决所致,武道第四境才能勉强接触的天地元气,早就在孟长生体内流转,使得他举手投足,都有莫大威力,这已经不是个人的力量,是借助了天威! 人怎么跟天斗?能跟天斗的,已经不是人了,是仙! 吴双能不是仙,只是个普通人,所以哪怕他境界比孟长生高,达到了通窍境初期,也没有办法和孟长生抗衡! “你敢和我动手?”吴双能在武力上奈何不了孟长生,就想要从身份上来入手,不尊师兄,可是要被执法堂惩罚的!不仅如此,还会背上不好的名声,被人看不起。 “我有何不敢?”孟长生神色一凛,“你堂堂一名师兄,却不以身作则,反而偏袒吴风,简直就是败类!有什么资格做我的师兄?既然不是我的师兄,我也不需要和你客气!学府规定,上了是非台,任何人不得干扰!我就是把你击杀当场,谁也说不得什么!” “你!” 吴双能神色一窒,就要呵斥,却接触到孟长生冰冷的眼神,心中一抖,直觉告诉他,孟长生真敢动手!不由得冷哼一声,把话又咽了回去。 “行了,是非已了,不要作无谓的口舌之争。尤其是你吴双能,要有师兄的气度。”杨虎开口,看似责备,其实是给吴双能一个台阶下来。 吴双能连忙顺阶而下,抱拳应道:“是!” “哼!无能之辈!”孟长生嗤之以鼻,转身一跃,人群自动让出一条道路,目送孟长生离开。 吴双能整张脸憋得通红,青筋暴起,愤怒无比,偏偏又不敢发作,抱起吴风,几个纵跃消失不见,才到了学府门口,再也忍不住,“哇”的一声吐出一大口血来。 竟是怒急攻心,被孟长生气得吐血! 孟长生,我必杀你!擦掉鲜血,吴双能心中疯狂的大吼,恨不得吃孟长生的肉,喝孟长生的血。 孟长生脸上没有丝毫的得色,古井无波,准备回院子,身后突然传来风声。 有人偷袭! 转身接住来人的拳头,力道不小,入手却柔嫩无骨,定睛一看,却是那李月萌。 “你做什么?” 孟长生皱眉,自问没有得罪过她,莫非她要为吴风出头? 李月萌狠狠抽回了手,脸色涨得通红,不光是气的,倒有大半是羞怒,之前以为是孟长生狂妄自大,现在看来却是自己太小看了孟长生。 回想起说过的话,李月萌难受不已,像吃了一只死苍蝇般,感觉自己就像一个跳梁小丑! “孟长生,这么做你觉得很有趣?”杨清薇也跟了上来,脸色不善,心底里认定是孟长生故意如此,把她们当傻子一样耍弄。 孟长生思考了一下,隐约猜出了前因后果,心里哑然失笑,这两个女孩还真是不可理喻,懒得和她们纠缠,腿下发力,快速离开了。 “可恶!” 李月萌自知追不上,气得直跺脚。 “月萌,他跑不了!我们上他院子去!” 杨清薇愤愤开口,她平日里性格冷淡,可这次真是被孟长生气到了,枉她这几日来还担忧孟长生,虽然结果让她松了口气,可孟长生的作为却让她有种难堪的感觉。 明明实力非凡,偏要装成人尽可欺的模样,骗骗旁人就罢了,连她也要骗!简直是对她的漠视! 这让杨清薇高傲的自尊心有些受不了。 二女既然决定追去孟长生院子里,也就不急了,慢慢走了过去。 今日发生了如此大事,演武场停课一天,学员们也没有心思在此,蜂拥而出,带着消息四处传播。 不过半天不到的时间,是非台的对决过程就传遍了青云学府每一处角落,有人震惊,有人嫉妒,更多的人,则是心怀叵测。 大部分人这样猜测,孟长生定是有着特殊的嗜好,喜欢扮猪吃老虎,否则,根本无法解释,一个人,怎么能短短七天就性格大变,功力大增?简直就像传说中的故事! 还有一小部分人,则是坚信孟长生得到了什么了不得的宝物! 青云学府一时间竟然暗流涌动,不少人记住了孟长生这个名字。

声明: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,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—www.txwjd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