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午夜福合集

我的脑袋里面好像有两个小人在一直吵架。 其中一个说让我试试,毕竟是大公司,就算是秘书,想来职位也算不上太低,而且刚才行政经理的意思,江楠的身份在公司里面还不算太低。 另一个声音却说,试什么试,你是个男人,先不说这个职位是不是适合男人来做,就光是传出去你吃软饭都可能让你埋葬在历史长河中洗刷不清。 两个人越吵越凶,最后甚至开始动手。 直到…… 第一个小人将第二个小人打死了。 不过我没有直接答复江楠,如果真的想让我去的话,她肯定也会给我时间考虑的。 其实,想想行政经理的话,也对,江楠的身份不低,就算是做一个秘书,只要好好干,上升的空间要比他们多多了。 只要我的职位越高,我对孟娜的那种报复感就会越来越强烈。 “孙文,你在吗?” 晚上回到家里正在思量怎么和江楠讨价还价的时候,门外有人敲门。 这个声音说熟悉也不算是太熟悉,不过每个月都能听到一次。 我下意识拿出手机看了一眼,哦,对了,又是月底了。 “美女房东,是你啊。我这几天工作有点忙,忘了交租了。实在抱歉。” 开门之后,映入眼帘的正是房东的样子。 当初我和孟娜出来租房子的时候,也不知道看了多少房子,要不是价格偏贵,要不就是地理位置不好。 只有这里,价格和位置都比较符合我们的心意,虽然是顶楼阁楼,但是面积不小,加上这里是复式楼房,楼梯外设,所以一般都不会和房东见面,有更好的隐秘性。 房东姓吴,叫吴雪,年龄不大,只有二十多岁不到三十岁,也不知道她有没有结婚,反正我是从来没有见过她老公。 不过说实话,吴雪的长相还是非常漂亮的,樱桃小嘴,配上细长的眼睛,圆圆的脸庞,如果单从外表来看的话,根本不可能知道她已经快三十岁了。 这样的美女没有男朋友,换谁都不会相信的。 或许是我这个人天生有点保守能够博得女人的好感,所以吴雪对我的印象一直不错。 不过我总觉得每次吴雪来找我的时候,都要看看我的屋子里面有没有别的人,好像非常在意我的私人生活。 而在孟娜还和我在一起的时候,她却没有这样。 不过想来也许是担心我会带着其他的女人过来吧,在他的房间里面会出什么事情。 我们两个人虽然算不上太熟络,不过也不至于完全是陌生人。 所以我在和她见面的时候,每次都会喊她美女房东。 而吴雪对这样的称呼似乎也不怎么拒绝,都是笑眯眯的。 “没事,没事。我只是上来看看最近你过的怎么样。已经好几天没有看见你了,不要出什么事才好。” 吴雪边说还边向着屋子里面看了几眼,和前几次上来时候是一样的,对此我已经习惯了。 何况,我也没有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,也不担心她看到什么。 “这样吧,我用支付平台给你发过去吧。” 我说着就掏出了手机。 “不用这么着急,我也不缺这点钱。你一个人在家还没吃饭吧。去我那儿吃饭吧。做了一桌子菜,一个人吃太闷了。” 吴雪看着我笑了一下,眼神里面带着狡黠。 这可是破天荒的头一次,我来这里住了也有两三年了吧,从来没有去她家里吃过饭。 而且看吴雪的样子,不仅仅是吃饭那么简单,该不会是想对我这个单身汉做什么吧。 我浑身微微一颤,脑袋里面浮现出一幅春宫图。 我使劲儿甩了一下脑袋,把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甩出脑袋外面。 半年没有接触女人,怎么都跟个流氓一样。 为了避免我继续犯错误,我随后带着歉意的口吻说:“我就不过去了。我在家煮点方便面就行了,谢谢你,美女房东。” 我也不知道自己从哪儿来的勇气,我想换做另一个男人都不会这样说吧。 吴雪的神情有点落寞,不过马上说道:“我从来不会邀请男人来我的家里吃饭的,你不会这么不赏脸吧。” 我尴尬的笑了一下,吴雪都这么说了,我要还是拒绝的话,就有点故作清高了。 再者说,吴雪只是叫我去吃饭,没必要弄的就跟小媳妇上花轿这么扭捏吧。 “好,美女房东,你等等,我回去换个衣服。” 我现在下身穿着一个大裤衩,上半身穿着一个半袖,本来都已经准备好看看电影就睡觉的。 “不用换了,又不是去上班,换什么衣服啊。” 也是,就是去吃个饭,没必要弄的这么正式。 我还没有进过吴雪的家里,第一次进来,怎么说都有点拘谨。 这或许是每个保守男生的通病吧,并不是紧张和害怕,只是尊重过了头。 “快进来啊。” 来到门口的时候,我试探性的看了看屋里面。 我不知道在屋子里面是不是还有别人,如果再有一个男人的话,那么就肯定是吴雪的男朋友了。 怎么着也得表现的正常一点,不能莽撞。 吴雪看到我探头探脑的样子,有点无奈。 在门口换了拖鞋,我才开始大概打量屋子里面的一切。 小资情调。 这是我脑袋里面蹦出来的第一个想法。 浅灰色的窗帘搭配轻薄的窗纱让整个屋子里面既显得安逸,又不失神秘,落地窗的设计更是让整间屋子情调味儿十足。 在窗户旁边还放着一个双人的吊篮沙发,让人走进来之后就觉得非常的温馨,这种小资情调的设计不管是谁过来,都会觉得有点温和的。 厨房在进门的右手边,左面是一个淡青色的酒吧台,上面还懒散的放着几本书,从这些能够看的出来,吴雪是一个非常有生活的人。 “别光站着啊。先坐下,我把饭端出来。” 吴雪进门之后就直奔厨房去了,看到我还在门口站着,就唠叨了一声。 厨房的旁边就是白色餐桌,我默默然的走了进去,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卧室。 从玄关进门之后,直走左边就是卧室,所以我在向厨房走过去的时候,正好能够看见卧室。 卧室的门没关,床上懒散的扔着几件丝质的睡衣,坐地灯亮着,整个卧室诱惑十足。 “家里就我一个人,不用看了。” 吴雪端着一盘菜从厨房走了出来,看到我正在东看西看,就微笑着说了这么一句。 我知道是我有点唐突了,不再多看,尴尬转身坐在了餐桌旁。 看到我一直没有说话,吴雪知道我现在有点拘谨,但是也没有多说什么。 看着吴雪一个人来来回回的忙碌,我有点不好意思。 “美女房东,我帮你吧。” 我起身到了厨房里面,帮着吴雪将饭菜全部都端了上来。 看着一桌子的菜,我心中暗猜,吴雪该不会是提前就想好,并不是临时起意上来叫我吃饭的吧。 “啊”“哗啦” 我刚刚将手中饭菜放在桌子上面,身后的吴雪突然闷哼了一声,同时传来了东西掉在地上的声音。 我急忙跑到了厨房里面,看到吴雪正在捂着右手,脸上一副疼痛的样子,炆着汤的锅盖此时掉在了地上。 我没有多想,只是下意识的轻轻将吴雪的手抽了出来,看到手背上面红红的,看样子是刚才被烫着了。 我急忙用嘴使劲吹了几下,然后皱着眉头看着吴雪低声说道:“没事吧。” 没想到,在我抬头的时候,吴雪正在痴痴的看着我,眼神里面似乎有另一种东西翻腾。 我急忙将吴雪的手放开,硬挤出一个笑容说:“你去包扎一下,我收拾这里。” 吴雪这也才反应过来,脸上也有点尴尬,什么都没说,转身去了卧室里面。 她刚才的样子眼带娇媚,额头的蓬乱的几缕头发盖住眼角,异常动人。 也幸亏是我的定力比较强,不然的话,还真难保证刚才不会春心荡漾。 我将饭菜全部都端上来,吴雪也正好从卧室里面走出来了。 “谢谢你。” 吴雪或许还沉浸在刚才的尴尬中没有反应过来,看到我的时候,有点害羞的点点头。 为了缓和气氛,我边吃饭边说道:“美女房东…” “你直接叫我吴雪吧,或者叫我小雪也行,我们两个人的年龄也差不了多少。老这么喊,你不累吗?” 吴雪起身走向了酒吧台,从上面拿下来一瓶红酒。 被她这么一说,我反而有点不好意思了。 “小,小雪。你没有男朋友吗?”突然改口造成的尴尬就是不知道怎么说话了。 “有。” 吴雪看似无意的回答了我,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,同时在我们两个人面前分别放了一个高脚杯,在里面倒了四分之一的酒。 也不知道为什么,在知道她有男朋友的时候,我的心里非常不舒服,明知道我们两个人什么关系都没有。 这也许是对美女有主的一种自然反应吧。 倒酒之后,吴雪坐了下来,然后将酒杯端了起来,示意和我干杯。 “不过已经分手了,我现在是单身。和你单身时间差不多,也是半年。” 透过酒杯的杯身,摇曳的红酒将对面吴雪的脸庞映出了酒红色,让人觉得陶醉。 “你怎么知道我分手了?” 时隔半年,再说起来这件事情的时候,我的心里还是难免不伤心。 尤其是最近我再次看见了孟娜,一边是心酸,一边是强烈的报复心折磨的我都快疯了。 吴雪知道我们两个人分手了,我不意外,没想到的是,她还知道我们分手了多长时间。 虽然我们一直是楼上楼下,但是接触的机会不是很多。 “猜的。” 看吴雪的样子不是太想谈论关于我和孟娜之间的话题,我也就不再多说了。 “你和你男,男朋友为什么分手?”也不知道我的脑子哪根经搭错了,没头没脑的问出这么一个问题。 “出轨。”吴雪的眼睑处挂着泪水,好像是想起了往事。 我真是个笨蛋,哪壶不开提哪壶,没事说这茬干什么。 不过我没有想到,吴雪的遭遇竟然和我也差不多。 出轨这个词,也不知道伤透了多少人的心,并不是每个人害怕自己的爱人出轨,而担心的是,他在出轨的时候,你不知道。 当他从另一个人的身体下面爬出来的时候,还和你说着我爱你,那种场景,让人想起来就不免觉得恶心不止。 出轨只不过是欺骗的代名词,在这个世界上的爱情,最让人觉得恶心和不堪的,就是欺骗。 我们两个人面面相对,有着同样遭遇的沦落人,让我们两个人心靠近了不少。 “叮咚……叮咚” 就在这个时候,吴雪家的门铃响了,急促而慌张。 坐在我对面的吴雪脸色瞬间有点不好看,那种愤恨的表情,让我能看出来,外面的这个人她非常不想看见。

声明: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,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—www.txwjd.com